燕塵

清顏亦非 序

「清顏!清顏!別跑那麼快,小心跌倒啊!」不顧師姐在後頭的叫嚷,著粉裳的小女孩邁著兩條人短腿,輕盈地向前奔跑著。
「師姐別擔心!我技術很好的!」回頭向師姐喊著,銀鈴般的笑聲從嘴角溢出,小女孩輕輕一跳,飛舞的衣擺讓她像隻小粉蝶一樣。
「清顏……!小心!」不料,就在小清顏轉頭那瞬間,她撞上了堅硬的鐵塊,整個人跌得好不悽慘。
「疼……」額頭和屁股同時痛起,清顏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揉哪裡,小嘴一癟,淚水在眼眶打轉。
「小姑娘,妳可還好?」被撞上的少年急忙蹲下查看女孩的傷勢,心想不妙,第一次跟師父出門就要闖禍了。
「怎麼可能還好,疼死啦!到底哪來的冒失……!」原本想好好修理這不知道打哪來的冒失鬼,但少年一映入女孩的眼裡,女孩愣是一句話都說不好了。
小清顏覺得對方很好看,但卻不是能跟師姐相提並論的那種好看,特別是那雙眼睛,裡頭像是住著星星般耀眼,讓人別不開視線。鮮紅的衣裳與盔甲更襯得對方精神。總算驚覺自己盯著對方發呆是件很丟臉的事,小清顏硬是把自己的口水收了回來。
「你……是誰?怎麼會有男子出現在我七秀坊!」小心翼翼的拋出問題,專注於眼前的少年,小清顏頓時忘了自己身上的疼。
「我是李亦非,是天策的人,今日隨師父來拜訪師父的故友。」連聲音也很好聽……小清顏忍不住有些出神。但又馬上回神大喊。
「今天你撞倒我,你要對我負責!」此言一出,不只李亦非愣住了,連後頭趕上來的七秀師姐也傻住了。唯獨剛好與故友過來的天策女將士微微一笑,側頭對身邊的七秀女子道:「這丫頭跟當年的妳可像了呢。」

那一年趙清顏十歲,日後對天策將士的執著便就此深植於心。

***************
廢話:
在跟幫會告別的時候,幫裡的秀蘿居然還不忘提醒我更新……心塞啊。
之前答應她要寫策秀,所以我就來了,我挺乖的是不?
慢慢寫,希望填的完#巴掌

「此役不知何時了,你可要好好照顧自己。」
「嗯。」
「要記得吃飯,不要亂熬夜。」
「嗯。」
「…………要想我。」
「…………。」
柔軟的唇和往常一樣甜美,但卻沾染上苦澀的淚水。
輕輕地吻去對方眼角的淚珠,蒼雲用力的將唐門抱進懷裡,彷彿要將對方揉進自己骨肉裡。
「等我回來。」

*
老樣子的亂放閃(嗯
暫A啦

嗯……lofter app發文一定要附圖嗎QQ

隨手寫寫

好溫馨,雖然我必須說我根本打不過那隻貓#笨豬

花哥看我一眼!:

@soda0chu
其實我不知道有沒有艾特成功,沒有就算了唄
讓我寫一下從你的故事裡想到的事情,純粹是我的幻想!不OK馬上告訴我!馬上刪!
手機排版請見諒>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其實蒼雲偶爾挺討厭那個明教的。
知道那是自己媳婦兒的兄弟,但就是覺得他有時候挺礙眼的。
身為當事人之一的唐門,完全沒發現蒼雲這點心思。
身為當事人之二的明教,表示自己有夠委屈啊動不動就得被蒼雲轉盾舞!


總之,終於只剩下他們倆了。
看著唐門被面具遮住的半臉,蒼雲像是想到了什麼,「我是不是沒看過你面具底下的樣子?」
「哦,你想看?」唐門勾著彎彎的眉眼這麼問。
蒼雲點頭。
「想看也不是不行,但你知道摘了唐家人面具的人,要、負、責、的。」
「我還不夠負責嗎?拿了你的賞金還成了你的人。」
「……」
唐門想想,蒼雲這麼說好像也沒什麼不對。


不對啊!
本來想調戲他的怎麼好像被調戲的是我?
唐門內心有無限的疑問。

「其實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裝高冷比較好。」
「就,長話短說?」
「親愛的,看來你深刻體會我的話嘮啊。」
「不不不,是因為我也是個話嘮,但曾經長話短說被說高冷,所以我就學起來了。」
唐門笑著把臉埋進蒼雲的頸項間,心裡有些柔軟。
不管你多話嘮我都聽著的,因為你也一直這樣陪著我不是?

說個小故事。
*
那日蒼雲來到天策府跑公務,完成後,與李大統領辭別,準備離開時,身邊突然蹦出一個明教和一個唐門。
唐門頭上金燦燦的賞字灼傷蒼雲的眼、撩撥了他的心。但素不愛與人結怨的蒼雲決定忽視盾壓對方的衝動,只是靜靜的看著眼前的兩人。
「這裡有個砲哥好便宜的!蒼爹要不要帶一個回家!」明教如是說,蒼雲的嘴角抽動了一下。但倒是認真看起了唐門。
對方沒被面具遮擋的那隻鳳眼一些緊張的眨著,對於明教的話貌似想抗議什麼卻又沉默。
然後他開口了。
「蒼爹缺情緣不,拿了賞金就要養我喔。」
……握草蒼雲震驚了,現在人都這麼會玩兒?
但蒼雲也不是泛泛之輩,語不驚人死不休。
「缺。賞金對分你說如何?」
明教和唐門頓時愣住,他們再怎麼樣也沒想到自己居然真碰上了一個缺情緣的蒼雲,撩過無數蒼雲的他們瞬間興奮了。
「事不宜遲,爹你快動手吧。」明教看起來非常興奮,跟嗑藥沒兩樣。
於是蒼雲第一次開了人仇殺,拿了人生中的第一筆也是最特別的一筆賞金。
爾後,蒼雲在天策府外頭用了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,炸了唐門一顆無間長情。
「煙火炸了,就是我的人,別想跑了。」
*
這是我們之間的第一個小故事。
有時間會再寫寫記錄我家那萌砲,或是寫一些蒼唐的創作。

「願從天光乍破,陪你走到暮雪白頭。」

擅自幫家砲配個字,真的真的好喜歡家砲。

「即便雁門關雪未化,有你在的地方,便是家。」

整理

我覺得我真的是隻勤快的小蜜蜂TAT
特地把本家的肉整理到這邊來呀
大家湊合著看吧: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