燕塵

說個小故事。
*
那日蒼雲來到天策府跑公務,完成後,與李大統領辭別,準備離開時,身邊突然蹦出一個明教和一個唐門。
唐門頭上金燦燦的賞字灼傷蒼雲的眼、撩撥了他的心。但素不愛與人結怨的蒼雲決定忽視盾壓對方的衝動,只是靜靜的看著眼前的兩人。
「這裡有個砲哥好便宜的!蒼爹要不要帶一個回家!」明教如是說,蒼雲的嘴角抽動了一下。但倒是認真看起了唐門。
對方沒被面具遮擋的那隻鳳眼一些緊張的眨著,對於明教的話貌似想抗議什麼卻又沉默。
然後他開口了。
「蒼爹缺情緣不,拿了賞金就要養我喔。」
……握草蒼雲震驚了,現在人都這麼會玩兒?
但蒼雲也不是泛泛之輩,語不驚人死不休。
「缺。賞金對分你說如何?」
明教和唐門頓時愣住,他們再怎麼樣也沒想到自己居然真碰上了一個缺情緣的蒼雲,撩過無數蒼雲的他們瞬間興奮了。
「事不宜遲,爹你快動手吧。」明教看起來非常興奮,跟嗑藥沒兩樣。
於是蒼雲第一次開了人仇殺,拿了人生中的第一筆也是最特別的一筆賞金。
爾後,蒼雲在天策府外頭用了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,炸了唐門一顆無間長情。
「煙火炸了,就是我的人,別想跑了。」
*
這是我們之間的第一個小故事。
有時間會再寫寫記錄我家那萌砲,或是寫一些蒼唐的創作。

评论

热度(2)

  1. 長孫燕塵燕塵 转载了此图片
    自搬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