燕塵

「其實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裝高冷比較好。」
「就,長話短說?」
「親愛的,看來你深刻體會我的話嘮啊。」
「不不不,是因為我也是個話嘮,但曾經長話短說被說高冷,所以我就學起來了。」
唐門笑著把臉埋進蒼雲的頸項間,心裡有些柔軟。
不管你多話嘮我都聽著的,因為你也一直這樣陪著我不是?

评论

热度(5)